依安县最近新闻

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播下火种“

发布日期:2020-07-06 16:00   来源:未知   阅读:

  • 图说:来自嘉定区的中医科医生蔡浚正在帮同事推拿 本文图片由本报记者萧君玮摄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作为民生重头,上海援青十年,也是对口援助的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医疗水平稳步向好的十年。

    一句感谢

    上海援青干部,果洛州人民医院院长孙金峤一直难忘病人家属的一句“嘎真切”。在藏语里,那是“谢谢”的意思,也是他为数不多听得懂的藏语。在州府玛沁县的果洛州人民医院,孙金峤面对的小病患,是一个出生仅1280克的早产儿。在医疗资源相对落后的果洛,这样的孩子夭折可能性极高,家长多数会选择放弃。“在上海我是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工作,我们连450克的早产儿都救活过。根据我的经验,1280克的早产儿是救得了的。医者仁心,我们要尽百分百的努力。”

    图说:上海援青干部,果洛州人民医院院长孙金峤。他是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临床免疫科副主任

    孩子救活了,没来得及高兴太久,孙金峤就看到了更多工作上需要推进的地方。当地医院设备跟不上,会用的人则更少。孙医生初到医院时看到,医院里的ICU就是一个床位加上一个时灵时不灵的监护仪,旁边放了一个氧气瓶。他向州里反映,急救中心建设项目一定要拿下来,否则整个州的医疗水平很难提升。提议得到响应,一个标准化的ICU很快将进入招投标阶段。

    图说:果洛州人民医院内,前来看病的牧民络绎不绝

    其次是业务水平的“传帮带”。“实事求是讲,州医院的医疗水平说二甲医院有点心虚,和上海的社区医院差不多。”在孙金峤工作的这家医院,四位上海援青医生都是业务骨干出身,到岗后立刻充当起科室带头人的作用。一个人背后,是一个科室在跟着学。上海的管理模式也被带去果洛,“把制度建起来,把人事调整好,把绩效改革完,再通过项目建设,把硬件提升。”三年的援青时光,已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去年年中,孙金峤接到援青的任务时,放下电话先打开网页查了查陌生的果洛在哪儿。一年后,已经习惯了高原生活的他,角色也由在上海时的业务骨干向管理一家医院的决策者转变。他自嘲压力很大,头发都掉了不少。但医院的种种进步,又让他看在眼里,满怀信心。孙金峤举了个例子,“我们两周前发了一个招聘广告,都跟我说不会有人来。结果明天要面试了,有62个人报名。这说明,咱们医院对人才的吸引力在变大。”

    一粒火种

    行走在果洛州六县,“上海援建”是绕不开的话题。十年间,上海除了建设有形的医疗基础设施,还将无形的医疗资源带去了果洛。州人民医院里的白玉兰远程医疗系统,可与青海省、上海市的34家三甲医院联通,开展远程培训、远程诊疗。而同样的系统,记者在久治县人民医院参观时也能看到。

    图说:医院配备的白玉兰远程医疗系统可与青海省、上海市的34家三甲医院联通

    来自嘉定区的中医医师蔡浚和公卫医师邓森淼正在久治县的医疗系统挂职。他们是在6月下旬随着“久治光明行”专项巡回医疗项目来到青海,这样的交流活动每年进行,来果洛的医生没有断过档。

    图说:上海医生蔡浚(左)和邓森淼

    蔡浚上到果洛第二周,自称一开始高反睡不着觉,瘦了10斤。不过聊起在这边的交流,在他脸上看不出高反,只看得出高兴。“这两天我在院内开展一些中医讲座培训,有些医生听了非常喜欢,来和我探讨。”在高原,牧民常常骑马外加天气寒冷,一些缓解腰腿酸痛、治疗老寒腿的理疗项目受到欢迎。蔡浚说,来之前他也研究过一些藏医,中医的这套技术在这边没有,他觉得很有市场。虽然今年蔡浚只被安排在久治县人民医院工作三个月,但他想把一些中医基础理论教给院内同事,“就像种下一粒火种,人走了没事,技术留下。”

    新民晚报记者 萧君玮